范真不是一個固執堅守繪畫本質的人,或者用「執筆的思考者」來形容他更為貼切,他的每一幅畫作都是他創作時心理狀態的寫照。如要有系統地闡述范真的繪畫比較困難,因為「意識流」是一種難以捉摸的狀態,所謂物不動,意識流動。作品,只是人與人之間心靈溝通的媒介,作者與賞畫人的思想交流互動而已。
 
    范真的繪畫靈感來自於生活的歷練和言行一致的人生態度。其作品表現出“自我形成”的觀念,充分體現了他對佛學的感悟。歷盡人生的高低起落,范真感悟了“世問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,要順應自然規則, 隨機應變”。 所以他的作品風格是不定型的,包羅萬象。
 
    第一次看范真的繪畫作品,真的會被他畫筆下的“世界”驚豔到,這種“世界”就像人們描述的藝術那樣——來源於現實,又是對現實的超越。在這個“世界”裏,你看到的全是現實中能夠見到甚至是隨處可得的,但無論是生物還是非生物,它們仿佛都具有了靈性,這是范真賦予它們快樂、自由的屬性。
 
    佛學中,色是物質世界,一切有形的實物謂之色;而空,則是一種狀態,一種時刻在變化的狀態。《心經》有言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任何事物是在轉移改變中, 不會常在. 「色空」就是他要表達的意境——看似實,其實虛,虛實之間,大道盡顯。